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死人財

第422章 青衣女人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靨尸,據說是古代一些心術不正的陰陽高手,特意飼養的一種怪物,用來看家護院,或者作為奴仆而用,當然,這種家族并不是叫養尸族,邪門歪道者,以血腥秘術飼養靨尸,除了看家奴仆之用,還有更重要的一點,想在千年百年不死的靨尸身上,尋到長生法。

    陰陽一行,走到頭,無非是想要永遠不死。

    畢竟那一類心狠歹毒的人,見慣了尸、鬼、祟、邪等等特殊生命體,在他們看來,既然死物能不腐不滅,為何人就不能?就是這一點,驅使了無數人去追求長生法,由此,會引發諸多的詭異流血事件,以及種種慘絕人寰的罪行。

    鏗!

    巨棺又是猛烈抖動,半米高的鞣尸,被我一腳踏裂,腳步流離出神明咒,咒紋似龍蛇纏繞,束縛鞣尸腦袋,終于將它死死制服。

    “這……這就是神明層次的戰斗力嗎?”我身側角落,寒往生駭然念叨。

    “靨尸將出,你們還不走?”我冷冷說道。

    “可,沒辦法上去啊!”泉陰陽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滿頭冷汗。

    “真是一群蠢貨,遇山開路,逢水搭橋的道理都不懂?你們丫的就不能搭人梯上去嗎?”我氣得冒火喊道,我的話,總算讓他們恍然大悟,當即體格子最強壯的牛下地蹲下身,讓其他人踩著他的脊背上去。

    “長生藥,有緣得之。”

    “或許不是我!”

    “走了!”

    說完急劇后,我橫向一個大踏步,猛力踩在牛下地腦顱上,借力往上竄起,再壓住泉陰陽的肩膀,然后第一個飛出了這口巨棺。

    剛沖出,迎頭就是一抹寒光,人在空中,只能勉強閃避。

    “阿顏?”

    我看清楚出手的人,居然是阿顏,她站在棺板沿口上,手上是一柄彎鉤狀的七星劍,阿顏看起來沒什么不對勁,只是,當下一擊不中,跳出巨棺沿口,斜向再次朝我刺來。

    “阿顏,是我!”我跌落地上,連忙大聲喊話。

    只是阿顏置若罔聞,一劍朝我眼睛刺來,劍尖劇烈晃動,如響尾蛇的尾翼在震顫,劍影重疊,一分為七,居然晃出七道森然劍影。

    阿顏有些陰陽本事,不過,以前沒有展示過這般可怕法門的啊?

    那不是普通的劍影,而是劍身壓縮煞氣,釋放出的煞影。

    鏗!

    我手掌一橫,直接握住了劍身,煞影席卷上我手臂,噼里啪啦發響,震得皮膚發疼,只是我毫不在意,往回一扯,連劍帶人一起往我這邊拽來。

    反手將阿顏扣住,劍墜地,我開始說話,問阿顏究竟怎么回事?只是無論我怎么問,阿顏都一言不發,不斷掙扎,想從我身旁脫離。

    “誰!”

    我憤怒一聲,輕點阿顏后頸上清靈穴,讓她暫時昏迷,隨后自己沖入旁邊的廢墟石質建筑內,撲了個空,里邊沒人,我悻悻走出來,直言奇怪,剛才明明看到那里邊有東西晃動的,結果沖進去卻一無所獲。

    “遁地術?”我不想去而復返,因為七星風水巨棺內,陸續有人爬了出來,我將阿顏抱起,退到鬼音客棧后院入口處,現在,處理阿顏的問題是最緊要的,誰都可以死,唯獨阿顏不能。

    一番查看后,總算發現一些問題,阿顏的背部,有一張符,不是貼上去的,而是直接畫在衣服上,因為與衣服顏色相近,難以分辨。

    “以符驅人?世上還有這種本事的人嗎?”我不是自言自語,而是看著前方說著。

    “有這種符,也有這種人,十天前,聽鬼火道士說過,他說那個人應該不會來的,現在出現以符驅人的法術,說明他真的到!”泉陰陽回答道。

    “那是一個女人!”寒往生附和道。

    “鬼火道士提到她的時候,眼神里,帶著一種忌憚,說明那女人極有可能也是擁有神明的強大本領,即便是你,也不一定能撼動。”馬上天接著說話。

    我開口問,說那女人叫什么?有什么來歷?

    結果一問三不知,沒人能回答,都說只有鬼火道士知曉一二。

    還說鬼火道士請她來,主要目的,就是為了開啟這口七星風水巨棺。

    轟……

    轟……

    ……

    正說著,橫在院子中央的巨棺,迸發出山搖地動的震天巨響,木屑紛飛,巨棺側面崩裂出一道口子,隨后有惡尸走出,正是那三具靨尸。

    力大無窮的靨尸,踏步行,每一步如虎獅龍獸,石板劇顫。

    靨尸一出。

    泉陰陽等人立即四處分散。

    以我現在“神明”的本事,能抗住以及壓制住一頭靨尸,拼命的話,能牽扯兩頭靨尸,以一對三,則是必敗之局,畢竟這種靨尸,近乎是鋼鐵水澆筑而成,渾身水火不侵,刀槍不入,簡直是行走中的人形兇器。

    三頭靨尸行進的方向,赫然是朝我而來,也許,他們是嗅到了我身上鮮血的氣息。

    我咬破手指,掌心畫符,印在阿顏背上。

    阿顏背后衣服上的符消失,阿顏才回魂蘇醒,“我不放心你,上山找你,結果剛走進棧道,就遇到一個蠻不講理的女人,被她打暈……”

    我示意阿顏退到一旁,現在不是敘舊談情的時刻。

    我剛要沖去,一股寒風從左側襲來,扭頭望去,身側多了一個面容絕美,眼神邪魅青衣女人,形如鬼魅一般出現的她,對著我在笑。

    很不友善的狡黠笑容。

    青衣女人的氣質很奇異,在我看來,就是青目妖童的母親角色。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3d开奖组六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