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其他類型 -> 魔妃曲之來世了塵緣

第四百八十六章 峰回路轉?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那一團幽深的藍色光芒暴起的同時,那一地狼藉的尸體和鮮血上面,突然浮出一層淡淡的血色光暈,緩緩流動,如同絲絲縷縷的輕紗,朝著那一團藍色光芒就匯攏了過去!

    同時,附著在沈衣雪化雪禪衣上面的那些七彩光球,也好像受到了巨力的沖撞,一個個搖搖晃晃,隨時都有可能脫落下去!

    沈衣雪瞬間就明白過來,那一團幽深的藍色光芒在針對這些真魂!

    同樣受到威脅的,還有她背后襁褓中的嬰兒,和禁錮著無數雞鴨鵝兔真魂的青色光球,嬰兒開始哇哇啼哭,青色的光球搖搖晃晃,朝著對面的魁梧男子就飄了過去。

    沈衣雪自然不會讓對方如愿,化雪禪衣無風自動,絲絲縷縷的佛修真氣浮出,溫暖祥和的金色光芒溢出,形成一道光圈,護住了那些真魂。

    她眉心的混沌天魔珠中,七彩光芒急速變換,轉瞬之間,一道七彩光芒如同利劍般朝著那魁梧漢子激射而去1

    戰天劍也在同時劈下,如同要毀天滅地一般!

    伽藍冰魄針飛過之處,走廊的穹頂紛紛開裂,無數灰塵落下,隨之而來的是輕微的隆隆之聲。

    那魁梧漢子瞬間變了臉色,失聲道:“真正的天道氣息?!”

    這個地方,獨立于六界之外,根本就是逆天的存在,如今卻因為沈衣雪二徹底暴露。即使伽藍冰魄針上的天道氣息只是十分微弱的一縷,可畢竟是天道氣息,很快就會被天道所感應。

    到時候,這個地方,終將在天道之下毀滅!

    沈衣雪冷哼一聲,戰天劍已經破開那一團幽深的藍色光芒,直刺到了那人胸前。

    沈衣雪道:“既然知道我是天魔女,怎么會不知道我有一縷天道氣息?”

    那魁梧漢子也不簡單,手中那一團幽深的藍色光芒迅速收攏,轉瞬之間,一面黑藍色的盾牌凝聚成形,迎上了戰天劍的劍鋒!

    轟!

    兩股力量對撞,發出一陣驚天巨響,空氣震蕩扭曲出一圈如水般的波紋,沖擊著兩旁的墻壁和房門,同時又與伽藍冰魄針一路所及的輕微轟隆聲遙相呼應。

    盾牌應聲潰散,化作無數碎片飄散,轉眼消失。

    而沈衣雪手中的戰天劍,也終于是沒有傷到那魁梧漢子分毫。

    畫面似乎有一瞬間的靜止,只有四周不斷響起的轟隆之聲,和不斷蔓延開來的裂紋。

    一縷灰塵從魁梧漢子的眼前落下,他眨了眨眼睛,暴退散布,雙手箕張,早已傻了眼的婆子和另外一個“幸存者”就被他凌空抓到手中,再就手一拋!

    眼看著兩個人一前一后,如同破口袋一般朝著自己迎面砸來,沈衣雪想也不想,手中的戰天劍就迎了上去!

    幾乎同時響起的兩聲慘叫,伴隨著兩蓬血雨在半空炸開,被戰天劍直接砍成了四截的兩具尸體落下,沈衣雪就再一次出現在那魁梧漢子地面面前。

    魁梧漢子已趁機后退,手中更是不知何時多出一把剛剛撐開的雨傘。

    “你……”明明是身材魁梧的男子,偏偏開口的卻是女子聲音,畫面莫名的古怪,魁梧漢子透過雨傘瞪著沈衣雪,“當真是殘忍!”

    沈衣雪冷哼一聲:“既知我殘忍,卻仍舊要將這兩個人當做擋箭牌,只能說你比我更殘忍!”

    那魁梧漢子的本意是指責沈衣雪,擾亂其心神,卻不想沈衣雪不但不上當,反而反擊了回來,一時間竟有些不知該如何接話了。

    他手中的雨傘,白玉為柄,金絲為面,四周綴了一圈的珍珠瓔珞,轉動起來的時候碰撞到一起,丁玲作響。

    不過在見識過了那么多金玉珠寶制成的武器之后,沈衣雪也就見怪不怪了。畢竟,這個地方的奢侈華麗,真正的用意,也不過是借用金玉珠寶當中所蘊含的天地靈氣來維持陣法運轉。

    伽藍冰魄針繞著這閉合圓環一樣的長廊飛了一圈,終于是再次飛到沈衣雪面前,沈衣雪順手接過,一手持劍,一手握針,盯著對面的魁梧漢子。

    魁梧漢子手中的雨傘飛速旋轉起來,四周的珍珠瓔珞如同飛濺的雨滴一樣被甩起來,一圈又一圈的暗金色光芒從傘面上螺旋浮出,范圍越來越大。

    沈衣雪全身戒備著,卻不料那暗金色光芒竟是直接從她的混沌之氣所凝聚出來的七彩護罩上面繞開,朝著她背后的長廊蜿蜒而去。

    暗金色的光芒所及之處,地上的尸體,不管是半截的,還是完整的,全都緩緩站了起來!

    這個地方,除了沈衣雪和眼前這個女子聲音的魁梧漢子,可以說,全都剩下了沒有真魂的尸體。

    沈衣雪的臉色微變,心中卻在急速地盤算著應對之策。

    這么多的尸體,如果全都被那魁梧漢子所操控,應對起來,還當真是個麻煩!

    這里是尸體,一部分是那些自戕的女子,尸體相對完整。其余的便是那些婆子和守衛的尸體。當時沈衣雪滿心暴戾悲憤,根本不在意他們究竟是是傷還是死。所以,真正被劈成尸塊的也不多。

    也就是說,這里相對完整的尸體,很多!

    站起來的尸體,就站在匯聚成河的血水當中,乍一看去,那場面,也是相當的詭異,相當的“壯觀”!

    沈衣雪見狀,手中的戰天劍上七彩光芒再次大盛,一劍過去,這些剛剛站起來的尸體,就再次倒了下去!

    不過,這一次倒下去之后,在那一道暗金色光芒之下,幾乎是立刻就再次“站”了起來,只不過是比方才更零碎一些而已!

    同時,沈衣雪背后那青色光球當中的那些雞鴨鵝兔也掙扎地更加厲害,只是卻怎么也無法突破沈衣雪以鬼界本源之力形成光球,在里面愈發對扭曲猙獰。

    “癡心妄想!”沈衣雪頭也不回,這幾個字也不知道是對青色光球當中的真魂說的,還是在說對面的魁梧那男子。同時,手中的伽藍冰魄針就再次脫手飛出!

    魁梧男子似乎想要舉傘相迎,然而卻又畏懼伽藍冰魄針上面的天道之力,猶豫的一瞬間,沈衣雪整個人已經凌空躍起,直至走廊穹頂,手中的戰天劍也再次狠狠劈下來!

    而那些零零碎碎的尸體們,卻是根本來不及阻攔。

    更何況,沈衣雪的化雪禪衣上面,溫暖祥和的金色佛修真氣也讓這些零碎尸體有一種天生的畏懼之情,因此哪怕是后來跟這飛到了半空,也只懸浮在沈衣雪周身方圓一丈之外。

    魁梧男子手中的雨傘猛地合攏,上面的瓔珞碰撞,再次發出一陣丁玲玲的聲音,清脆悅耳,似要攝人心魄一般。

    然而聽在沈衣雪耳中卻是說不出的嘈雜紛亂,一瞬間竟是說不出的心煩意亂。

    這雨傘邊緣的瓔珞聲音,竟然能夠擾亂心神!

    沈衣雪眉心的混沌天魔珠也開始再次急速變換七彩光芒,化作一道七彩光線,激射而出,正落在那合起的雨傘上,

    瓔珞碰撞的脆響戛然而止,瞬間散落一地,魁梧男子一臉的震驚和不可置信地抬頭看向沈衣雪,手中的雨傘也跟著再次張開。

    雨傘邊緣綴的那一圈瓔珞,已經一個不剩,只剩下了光禿禿的金絲編織而成的傘面。

    戰天劍恰巧就在此時劈下來!

    就聽“嘣”的一聲輕響,那黃金傘面已經被劈成了兩半!

    魁梧男子臉色再變,也不知按了那雨傘上的什么機關,被劈成兩半傘面就倏地彈了出來!

    他手中只剩下了光禿禿的傘柄,此刻竟是直接當成了短棍,極快地在那兩半傘面上一點!

    原本靜止不動的兩半傘面瞬間就急速旋轉起來,呼嘯的利刃破空之聲驟然響起,朝著沈衣雪就削了過來!

    沈衣雪猝不及防,只能飄身后退,同時撤回戰天劍格擋!

    戰天劍只格擋住了其中的一半,而另一半,卻已經銳嘯著到了眼前!

    沈衣雪只覺得眼前一花,另一只手中的伽藍冰魄針想要去擋已經遲了一步!

    而那魁梧男子,趁勢縱身躍起,手中的傘柄就當做了短棍,也跟著到了沈衣雪眼前!

    勁風撲面,沈衣雪只覺得臉上的汗毛都被吹得豎了起來!

    然而,此刻想要再次飄身而退,也已經太遲!

    “天魔女,也不過如此!”魁梧男子的口中的女聲驟然響起,然后突然就是一聲尖叫,“啊”

    沈衣雪都自覺這一次難以避開,混沌之氣運轉,七彩光罩瞬間凝聚,結果就聽到了對方驚慌失措的驚叫。

    她一愣,再看時,只覺得眼前一空,竟是突然就沒有了那魁梧男子的身影!

    沈衣雪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卻腳下突然傳來一聲氣急敗壞的怒吼:“怎么回事?!”

    她循聲低頭看去,卻見那魁梧男子罵罵咧咧地從一堆尸體當中爬出來來!

    這個人,竟是突然掉了下去?

    沈衣雪總算是回過神來,這才驚訝地發現,原本漂飛在周身的那些零碎尸體,也跟著那魁梧男子一同落了下去!

    這究竟是個什么情況?峰回路轉?

    這人是突然內力不濟,還是陣法對于普通人力量的提升突然消失?

    然而不管是那種情況,都是對沈衣雪有利就是了。

    所以,沈衣雪是決計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的。

    手腕一翻,戰天劍倒轉,朝著剛剛站穩的魁梧漢子就刺了下去!

    那魁梧漢子完全是措手不及,也就剛從零碎的尸體當中扒拉出來,手中的傘柄都丟到了一邊,此刻正要彎腰去撿,沈衣雪手中的戰天劍就已經刺了下來!

    他下意識的后退,卻被身后的尸體一絆,整個人瞬間仰面朝天地跌到。

    沈衣雪的戰天劍至,瞬間貫胸而入,綻開一朵血色花朵!

    同時,一道青黑色的人影,如同一團霧氣,從那倒下的魁梧漢子眉心,悠悠地飄了出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3d开奖组六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