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簽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 我的書架

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星臨諸天

第六百五十八章 鏟除

上一頁        返回最新章節列表        下一頁

    深沉的夜色中。

    寂寥高遠的天穹上,一縷肉眼難辨的幽光自太皓星宮的綿延群山間升騰而起,隱隱閃爍了一瞬、倏忽即逝。

    過去的這段時間里,太皓星宮周邊的地域已悄然多了某些隱秘晦澀的目光,他們依仗著各種手段刺探宗門內部的消息,尤其是關于最近風頭正勁的秦烽,他的一舉一動都是各方眼線的關注焦點。

    任何離開宗門外出歷練的弟子,都會受到不明勢力的暗中跟蹤,甚至是擄掠截殺,因此太皓星宮高層已經發出了警告,所有弟子出門盡量結伴而行、不能落單,以免為外敵所趁。

    只是剛剛離開的這艘長約十丈的幽黑梭子魚形天舟,卻沒能驚動任何視線的注意,一重水波一樣的空間屏障包裹住星舟本體,隔絕了所有動靜,就連少數精擅天機秘術的高階修士都未能察覺到半點端倪。

    “母親已經以大神通遮蔽天機、混淆陰陽五行,所以我們這次的行動很是隱蔽安全。”

    天舟內部,星暇溫言對秦烽說著。

    秦烽點點頭,這艘天舟材質特殊,內部構造精妙無比,成千上萬的法陣禁制按照特定的規律組合排列,有著特制的法力熔爐驅動,又經過遠古大能的親手祭煉,讓它具備了相當于上品法寶的攻擊防御能力,而且可以規避諸多搜索追蹤秘術,瞬息之間即可遠遁十余萬里,是用來趕路的得力寶貝。

    出發之前,秦烽從宗門庫房里看到了數以千計的高階天舟樓船,每一艘都是歷代長老們祭煉過的精品,和自己調用的這艘天舟同級的飛行法器還有好幾件,可見存續時間長達數十萬年的頂級宗門,歷代積累、傳承下來好東西真不是一般地多。

    秦烽已經琢磨著將來要耗費功勛兌換幾艘天舟帶回去使用,和末日世界的星空戰艦比起來,這樣的高階法器綜合性能強出了不止一點半點,除了無法大規模工業化量產,幾乎沒有什么缺陷。

    如果能夠有一批這樣的天舟樓船坐鎮末日世界、星世界,無論什么樣的異族大舉入侵,都不用過于擔心了。

    “……知道嗎?現在外面某些勢力對我們的聯合懸賞酬金,已經提升了不少呢,”

    星暇看著他:“不論是誰,只要能夠擊殺我們兩人之一,都可以獲得七千萬上品靈石,外加一件上品法寶的獎勵。如果可以活捉的話,賞金還能再增加一倍!”

    秦烽曬然一笑:“這也太便宜了吧?如今想要對付我們,必須得是極天之境的人物才夠看,這賞金的數額,怎么都得翻十倍才算合理。”

    以他現在的修為,破妄境的修士來多少都不管用,若是與星暇聯手對敵,極天之境的修士一個兩個同樣奈何不了他們,所以這還真不是夸張。

    星暇說著:“可是我覺得……不,是我確定,用不了多久就會有半步天仙級別的大能出手了,就是貨真價實的天仙都不無可能,所以我們出門依舊不能掉以輕心。”

    秦烽神色凝重起來,昨晚的纏綿之后,星暇的真實身份終于為他所知,前世時的她是太皓星宮的最后一代掌教,親眼目睹了宗門從鼎盛走向衰落、直至被眾多敵對勢力圍攻而覆亡的黑暗歲月,而且按照前世的時間節點,距離劫數的正式降臨已經不遠了。

    敵人來自域外星空,數十家超級宗門里,那些避世隱修的老不死一起出手圍攻、加上不少臨陣反水變節的二五仔,對于任何道統而言都是不折不扣的災難。

    而且太皓星宮只是開始,一并遭劫的還有元羅界天大部分的宗門與世家,最后的結局是整個天地淪為廢墟鬼蜮,世界的本源精華被域外大能以特殊神通掠奪一空,億萬生靈死絕。

    因此在秦烽忙于恢復修為的這段時間里,姬冰凰和她已經提前做了不少布置,效果顯著。

    “對了,師尊的修為到了什么境界?踏出那一步了嗎?”

    秦烽忽地問著,他對姬冰凰的實力有幾分看不透,又不適合讓星艦探察,因此問星暇或許更恰當一些。

    “她前世隕落時是半步天仙,我也是,”

    星暇說著:“不過這一世有我的提點,她現在已經提前達成了這一步,劫數來臨前突破天仙之境的希望極大。只不過,就算宗門里多了幾尊天仙級的大能,面對這種前所未有的劫難,恐怕都難以扭轉大勢,除非是更進一步。”

    秦烽蹙眉沉吟:“還真是艱難。”

    “當然,想要逆天改命哪有那么容易?即便有重活一世的優勢,希望仍舊不大,幸好有了你在,我們的機會才多了一些。”星暇溫柔地凝視著他。

    秦烽心說這樣的局面,我怕也難以扭轉乾坤,除非是我自己能夠成為天仙,并且星艦能夠恢復到20%,乃至更高的程度,才可以完成這樣的逆天之舉。

    天舟在高空中悄無聲息地趕路,每隔半個時辰就發動一次超遠距離瞬移,直至跨越了半個廣袤的辰華大陸,來到大陸的西北區域。

    在宗門的記載中,大陸的西北區域不算富饒,物產資源、人口數量、靈氣濃度都只是一般,因此歷來不被高層所重視。除了某些礦場資源采集地,并無更多的產業。

    只是從萬余年前算起,在某些勢力的暗地里運作經營下,這里便悄然發展起來,海量的奴隸人口被從外大陸、乃至域外星空運送過來,秘密建立起了多個國家。

    經過數千年的潛心經營繁衍,大陸的西北疆域已經為數十個富庶的帝國所占據,還有不少中小宗門、豪門世家、散修團體亦扎根在此,許多新發現的珍稀礦脈、靈藥靈草等天材地寶都被他們私吞私占,然后秘密上貢給了幕后的勢力。

    因此,辰華大陸的西北疆域表面上還是太皓星宮的勢力范圍,實際上卻已是宗門內部某些野心家內外勾結、暗地里掌控的私有產業,這里每年出產的海量資源,進入宗門庫房的不過九牛一毛,絕大部分都被他們私自截留、貪墨了。

    有了錢、有了資源才好辦事,這種定律在修行界同樣是適用的,正是因為有了這塊“自留地”的豐厚產出,某些長老才能有足夠的底氣拉攏人手培植勢力,和姬冰凰一系別苗頭唱反調。

    “……西北疆域,以及這個方向上的瀕海區域諸多國家,還有大洋上數以萬計的大小島嶼,都已落入他們的手中。近萬年來,他們依靠這里的資源產出,不少老不死的家伙修為穩步提升,還秘密扶持、培植出了一大批中下層的長老、執事弟子,世俗界中依附于他們的勢力更多。”

    星暇語氣冰冷:“尤其是他們在世俗中的家族,妻兒老小都在這里享受著諸多帝國的供奉,一代代過著奢侈糜爛的生活,可悲的是直到前世宗門接近覆亡時,這些觸目驚心的黑幕才浮出水面。”

    秦烽覺得有幾分不可思議:“這么大的事情,時間跨度如此漫長,難道就沒有一丁點風聲傳到上層的耳朵里嗎?師尊的手腕心性都沒得說,難道她都無能為力?”

    星暇嘆了口氣:“確實無能為力,或者說是有心無力,早在她接任掌教之前,這個毒瘤就存在了,萬多年以來,據我所知,至少有兩代掌教的莫名隕落、與西北疆域的黑幕脫不了干系,還有幾代掌教被迫提前退位這是個雷區,誰敢觸碰都難有好結果。”

    秦烽默然,這種事情看起來荒誕離奇,實則也并非不可能,一旦內外勾結、上下沆瀣一氣,什么樣的黑幕都有可能發生。

    想想主世界的米國,軍工復合體與金融投機集團勢力在國內的呼風喚雨、尾大不掉,米國的軍方高達數萬億美金的開支賬目沒法審計,連總統和國會山的議員老爺們都不敢過問。有敢于越雷池半步的高級將領和記者們,最后都死了個不明不白。

    至于曾經的肯尼迪總統,只因為觸動了金融投機集團的利益,便被邀請坐敞篷車去劇院,半路上被精神病槍手送去見了上帝。

    可見這些毒瘤一旦成了氣候,牽一發而動全身,想要根治真的是千難萬難,一個不慎就有可能捅出大亂子。

    “不過,”

    星暇語氣一轉,冷冽地笑著:“既然我們有了這樣提前出手、有心算無心的機會,那我就偏要試試將他們連根拔起,徹底斷了他們的根基!”

    秦烽點點頭,在星世界主持過屠神滅國之戰的他當然不是心慈手軟之輩,這種小場面真心算不得什么。

    片刻之后,天舟在一處世俗皇朝的國都上空停住,然后消失不見。

    燈火通明的皇城內苑,隱身狀態下的兩人似慢實快地行走著,星暇取出玄元萬水化靈旗迎風一展,靈光閃爍間,方圓數百里的虛空已然被禁錮。

    只是對方的反應也足夠機警,高亢的警鐘聲驟然響起來,皇城上空大片金光噴薄而出,重重陣法開啟,一道道強大的氣息騰空而起。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章節放入書簽復制本書地址,推薦給好友獲取積分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3d开奖组六中奖